http://www.5678move.com

传统出版与互联网平台联合打造纸声同步图书 拓

  本次与传统出版社合作,共同推出有声书,是喜马拉雅在拓宽内容边界上,进行的又一次尝试。

  7月27日,西安迎来了今年迄今为止最热的一天。但正在西安曲江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第29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上,市民、读者似乎都未受到高温影响,总共6.6万平米的展馆内,被爱书的人挤满。

  与以往的书博会不同,本届书博会上出现了一种新型的纸声同步图书。纸质书出版上市的同时,在互联网平台上,同时上线由专业主播演播的有声书。

  最先试水的是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和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四川天地出版社,两家不同赛道上的公司联合推出了一部融媒体图书《卞京之围》,也在博览会上发布。

  传统出版社与互联网内容平台融合,将催生出怎样的新业态?就此,每经记者采访了天地出版社社长杨政和喜马拉雅总编辑殷启明。

  不为外界所熟知的是,喜马拉雅和天地出版社已经共同投资组建了一家新的图书公司。企信宝数据显示,这家名为天喜中大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新公司成立于2019年7月11日,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喜马拉雅持股60%,四川天地出版社持股40%。

  新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出版物批发、出版物零售、版权代理等,而《汴京之围》是该公司策划出品的第一部纸声同步图书。此书的作者是历史畅销书作家郭建龙,作者以兼顾宋、辽、金三方立场的史料记载为基础,讲述宋、辽、金三方的和与战,还原“靖康之难”的来龙去脉。

  所谓有声书,是指纸质书上市的同时,由主播在喜马拉雅APP上演播此书内容,并定期推出。纸质书和有声书同步上线,形成线上+线下一体的“新出版”模式。

  喜马拉雅总编辑殷启明介绍,有声书已经成为喜马用户最多、流量最大的一个品类,为有声书消费的用户不断增加,许多用户因为作品和作品背后的声音成为有声书的重度用户。

  “和天地出版社的合作,是喜马拉雅与出版行业深入合作的样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实现与传统出版的融合。”殷启明告诉记者,此举的目的是吸引更多的作家和作者,实现作品多样化产出。

  就传统出版而言,作家的作品只能出版纸质书,而到了互联网平台上,可以出版有声书和定制节目。“甚至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打通整个营销渠道,实现商业化推广的模式,给作家带来更多的收益。”

  天地出版社总经理杨政对互联网给传统出版带来的改变感受更深。“传统出版业正处在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整个产业链都面临重组,与喜马拉雅的合作,对内容资源的获取、用户场景的切换都有很大改变。”杨政告诉每经记者。

  以前,出版社的渠道只有书店,如今有了电子书、有声书,“这些都会让一本书的传播势能,比传统做法呈几何级的增长”。另一方面,传统的图书营销手段单一,“就是写书评,做访谈”。现在新书上市后,“喜马拉雅拿出了开机屏,大力宣传”。

  以《卞京之围》为例,杨政透露,上线万。而纸质书的印量,几乎不可能达到这一数字。

  杨政也提到了对作家和作者的吸引力增强。“通过与喜马拉雅合作,形成了新的出版价值链后,对作者、学者对吸引力会非常庞大,有助于获取更优质的内容。”杨政说,双方将集中在人文、社科、历史、文艺、少儿、科普等领域,继续开展合作。

  其实,此前出版社出版纸质图书的同时,也会推出有声书,也有不少出版社跟有声平台合作,利用有声节目改编出版纸质图书。那么,纸声同步图书有什么不一样?

  杨政认为,以前只是推出了不同介质的产品,两种产品各自独立,缺乏协同互动。“内容资源没有形成各种介质充分融合、高效闭环运营的价值链体系。”而真正的融合,是同一个产品实现视听一体,相互导流,实体书和有声书互为载体与入口,读者根据使用场景的变换,可以自如地进行阅读或收听切换。以此吸引更多用户付费。

  曾经,“知识付费”让得到、知乎、喜马拉雅、蜻蜓FM等平台迅速发展。但在今年5月底的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有业界人士指出,“知识付费的上半场,靠贩卖焦虑圈了一大批用户,进入下半场后不少人逐渐回归课堂和书本,正在远离知识付费”。

  当时,每经记者就此采访过喜马拉雅联合创始人、联席CEO余建军,他对此表示不认同。“用户付费意愿下降只是假象,可能部分内容放大了大家的想象,但从整个行业来说,不是这样。”余建军告诉记者。

  成立于2012年的喜马拉雅,并非最早的进场者,但已经成为市场占有率最高,用户规模最大的音频分享平台。据介绍,目前喜马拉雅拥有5.3亿手机激活用户,活跃用户每天平均收听时长155分钟、国内音频行业占有率达73%。

  喜马拉雅吸引付费用户的秘诀是什么?殷启明告诉记者,答案是会员模式。“我们探索了多样化的内容题材和模式,更多地探索会员模式。”殷启明说,传统意义上的知识付费,是用户购买某一个栏目或专栏,而会员模式,是用户用会员投入获取更多的整体内容享受。“对用户来说,体验感更强,获得内容的领域也更多。”

  不过,在音频赛道上,正在变得越来越拥挤。除了喜马拉雅、蜻蜓FM外,2018年11月,阅文集团宣布用“阅文听书”正式进军音频。在那之前,阅文集团已经收购了“天方听书网”,并战略投资喜马拉雅和懒人听书。

  在此背景下,音频参与者靠什么吸引并留存付费用户?每经记者注意到,尽管打法各有千秋,但各个玩家都将拓宽内容的边界,作为核心竞争力。其中,喜马拉雅在去年公布“万人十亿新声计划”,投入十亿基金全面扶植音频内容创业者;蜻蜓FM则提出三年十亿现金扶持的主播生态战略。

  而本次与传统出版社合作,共同推出有声书,是喜马拉雅在拓宽内容边界上,进行的又一次尝试。

  “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探索,把纸质图书与有声产品彻底打通,形成一个兼顾应用场景,满足用户需求的新的内容运营价值链,从而开创视听一体、相互赋能的出版新业态。”殷启明说。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