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5678move.com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丨风口之变直播行业何以为继

  要说近几年最火的行业,肯定少不了直播平台。9158网站的成立正式将人们带到线年,资本开始“蠢蠢欲动”,一场直播大赛蓄势待发。2016年,直播行业迎来高速成长期,YY等传统巨头转型移动端,资本强势进场,映客,花椒等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

  被野心怂恿着的人们前赴后继站在风口上憧憬着辉煌的未来,各大直播平台纷纷在电竞赛事,综艺节目,动漫影视等方面引发千播大战,风靡全国的直播答题、游戏竞赛的电竞直播、发家致富的乡村直播......一个摄像头、一台连网电脑、一个麦克风就可以进行网络直播,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直播不了的。截至2018年,我国直播行业的规模已经超过4.56亿人,即超过一半以上的中国网民都玩过直播。

  随着直播产业的迅猛发展,三俗“擦边球”也越来越多,黄鳝事件、直播妈妈洗澡、爆粗口......一些主播为了吸引眼球,一再突破道德和法律底线。受监管影响,行业进行了大洗牌,直播市场从增量转为存量市场,不仅诸多中小平台纷纷退出舞台,包括熊猫TV等有资本加持的大平台的倒闭,使得直播行业从千播大战向市场头部集中。

  不可否认,作为一种新的社交平台,直播对促进信息交流产生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行业频频曝出丑闻也给社会带来了负面影响。现在被爆出的个别事件,只是直播行业的冰山一角。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随着经济和生活方式的转变,衍生出了很多新兴职业,遛狗师、专业整理员、陪跑师、失意倾听师......在父辈眼中的“不务正业”反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其中网络主播已经成为最受年轻人喜爱的职业之一。

  现如今一位大主播,无论是影响力还是收入丝毫不逊色许多明星。外媒ABC澳洲中文网曾报道称,在中国在手机屏幕上为成千上万的观众唱歌和讲笑话不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还是一种能让你迅速成为百万富翁的高薪职业。

  确实如此。观看直播用户规模的增长,也带来了巨大的流量。流量就意味着变现,不少网络主播可以从直播中获得稳定的收入,主要来源集中在粉丝打赏、广告收益、平台合作、公会签约等方面。据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发布的《2018主播职业报告》显示,职业主播的收入远高于兼职主播,9.6%的兼职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21.0%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经济越发达、年轻人口比例越高的省市高收入主播占比越高,月收入超过万元的主播占比最高的TOP5省市为北京、上海、浙江、天津、内蒙古,占比分别为29.1%,24.7%,21.4%,21.2%,18.3%。

  不对比不知道,一对比吓一跳,网络主播的收入还真高。前段时间,腾讯理财通等机构发布了《2019国人工资报告》。《报告》指出,工作10年以上的受访者中月薪过万人数比例仅为22.44%。也就是说,近8成人工作10年月薪没过万元。

  高收入、低门槛,在许多人眼里,直播行业就是个暴利行业,难怪大家对这一职业趋之若鹜。井喷式的增长态势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但其失真、失范等乱象也暴露出隐患,制约了网络直播行业的健康发展。

  你想象中的一夜暴富也不太可能,很多所谓的巨额打赏、主播互捧、对刷“游艇”之类的大手笔,往往是资本运作的结果;还有你心中所谓的“女神”极有可能是“大妈”、“抠脚大汉”。

  就比如说“乔碧萝”事件。乔碧萝殿下因为声音动听,长相甜美,身材性感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女神。原本粉丝以为这是一位18岁的妙龄少女,甚至还有网友为她一掷千金,没想到屏幕对面却是个皮肤黝黑的老年油腻大妈!

  事件爆发后,主播方面进行了相关解释,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我们不得而知。但是,用声卡“变声”,用滤镜“变脸”已经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笔者在电商平台上搜索“主播美颜”、“变声器”等关键词,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工具,脸型、声音、身材......就算先天条件再不好也能让你变成人见人爱的女神。

  只有在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一直在裸泳。这些虚假打赏、策划炒作等负面行为最终逃不过法律法规的制裁,国家层面已经对相关违规行为进行约谈、关停、封号等惩罚措施,也让无序的直播平台降温去火。

  直播行业除了带火了网络主播这一职业,也衍生了“直播+”多种发展模式,直播+电商、直播+音乐、直播+电竞、直播+公益纵深发展进一步释放了直播平台的价值,也为行业合作带来双赢的机会。

  要说这么多模式中商业效果最明显的,当属直播电商。在存量电商时代,传统电商平台步入瓶颈期,如何在存量市场寻找自己的立足点成为其亟需解决的问题。如果没有新的突破口,则有可能陷入低迷期。这时,直播+电商这一新颖内容被视为商业化的良好载体,并为电商带来了新的活力。

  直播电商是现阶段购买转化率最高的方式。2018年,淘宝直播一姐薇娅的年销售额为27亿;去年双十一,网红主播李佳琦与马云PK直播卖口红,5分钟卖出15000支;网红张大奕2016年卖出3亿销售额;网红辛有志结婚花5千万请42位明星,结果最终靠直播带货创造了1.3亿的营业额,外加涨粉241万,一款号称“全球首发”的口红,总共卖出50万单.....可以看得出,直播平台和电商二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

  直播形式超强的带货能力,遍地黄金让无数短视频和直播平台纷纷考虑通过接入电商业务,以加速流量变现的进程,各大电商平台也各有筹谋,已将直播视为标配,京东、网易考拉、苏宁易购等纷纷加入直播领域,构建资源、人力、货物、场景整个闭环。

  单单看最大电商平台之一的淘宝可知声势之浩大,规模之壮观,决心之坚定。据《2019年淘宝直播生态发展趋势报告》显示,2018年加入淘宝直播的主播人数同比上涨180%,2018年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速近400%。

  和传统的电商模式相比,直播电商很大程度上实现了消费者和商家之间信息对称,打破了消费者对货物看不见、摸不着、感受不到的现状,从主播的试用或者现场描述中尽可能接近线下购物的体验,能更全面了解产品相关信息。

  与此同时,消费者对平台的信任感却被有些无良商家利用。央视财经的记者曾就短视频平台刷单成风、产品质量差等问题做过调查。最后发现一些不法分子看到直播电商的滚滚商机,创新了“直播售假”的形式,以谋取暴利。尤其是那些没有和第三方电商平台合作的直播电商,一些主播为了卖货无所不用其极,虚假夸大宣传、欺骗宣传等现象层出不穷。

  笔者记忆中最深刻的关于直播电商虚假报道的是卖虾大妈。一看大妈就是那种比较朴实善良的人,形象的建立也就让很多网友选择相信大妈介绍的“纯天然无污染美味大虾”产品。

  哪曾想,你的善良,你的信任在别人眼里只是眼前的变现,很多网友收到货后才发现,包装里的烤虾和大妈直播中出现的色香味俱全的烤虾完全不一样,也没有标准生产厂家,更没有看到质量合格证和卫生许可证,甚至连售后服务都没有。消费者投诉无门,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直播电商平台上,像这样的案例数不胜数。

  电商生意原本靠的是诚信和产品,直播电商只不过是商业手段的变化,并不是法律无疆之地。如果电商和直播平台只看中眼前的快钱,后果可想而知。当然行业的自律也离不开多部门的协同,互联网公司的自觉性、法律法规的完善、政府部门的监管共同引导直播电商行业朝着完善、制度、规范的方向运行。

  资本不再疯狂注入,行业告别风口,剩下一地鸡毛。很明显,今天的直播行业洗牌分化加剧,头部效应愈发明显,能够冲出重围的,在用户规模、技术壁垒、商业化程度等方面经过了市场残酷的考验,已经形成稳定的用户规模和运营模式。

  而一些缺少现金流和造血能力的平台想在夹缝中存活下来,难度不小。要么抱团取暖谋求发展,以达到资源整合和流量互补;要么被淘汰出局。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自然界中的生存法则同样适用于直播行业。我们回过头来复盘那些退出市场的平台,很多都是靠“烧钱”简单粗暴的圈地介入市场,没有实时性的内容,盈利模式过于单一,对用户打赏模式过于依赖,一旦行业竞争恶化,监管加强,资本撤出或者耗尽,也就只有一个结果了。

  直播行业进入下半场,对商业模式、内容生产、主播职业道德等层面提出了更高要求,行业越来越规范化,以往的打法已经行不通了,靠打擦边球生存的优势也将丧失。

  如何体现自身差异化,如何吸引更多流量,如何变现,这些问题的答案有待直播行业去探索和研究。但笔者可以肯定的是,凸显社会价值和正能量的直播内容,注重与用户的互动绝对是答案之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